公司新闻

再亏96亿、特斯拉降价、被曝销量造假……蔚来的未来在哪儿?

作者: 发布时间:2019-07-10

原标题:再亏96亿、特斯拉降价、被曝销量造假……蔚来的未来在哪儿?

3月22日,蔚来发布了一则声明:称“昨日,有关蔚来大幅度裁员、员工不端行为的谣言引发了广泛关注……所谓‘销量作假’及‘大幅度裁员’捏造……蔚来公司与转言所涉员工保留对谣言发布者诉诸法律的权力。”

事件的起因是:

21日,知乎用户“纸孩子”称自己是蔚来前员工,表示蔚来2018年交付的一万多辆ES8,部分由员工购得,员工买后再由公司回租,月租金一万五,租三年,相当于“买车花了46万、三年后不止白得一辆车还能挣8万”;同时称自己因工作太努力阻碍贪婪的人前进的步伐被暴力辞退,必要时将公布录音,并直指蔚来金融部门负责人陈瑞涉嫌贪腐。

该回答很快被删,但另一位“匿名用户”重新上传后,继续占据了高赞榜首。

蔚来在22日的声明对该指控做出了解释:

1、截止2019年2月,蔚来交付13964台ES8,其中员工自行购买和购买后与公司共享的ES8占比仅2%;

2、蔚来已经进入精细化运营和效率提升的阶段,会根据发展战略进行业务结构调整和相应的人员结构优化。同时,也会继续吸纳优秀的人才加入;

3、发布者对蔚来员工不端行为的表述纯属主观臆断,缺乏事实根据。

一条来自知乎真假未知的爆料逼得蔚来迅速官方辟谣,可见蔚来也有点急了——争议不断的蔚来从去年至今几乎唯一的“好消息”就是和小鹏汽车的一万台赌约赢了,虽然围绕ES8的续航闹出了N多笑话,比如开柴油车给ES8充电,但也算证明了自己的交付能力,如果这点成绩还掺假,那也意味着蔚来这两年白亏了。

蔚来去年8月递交IPO申请时曝光了自身的财务状况:2016年、2017年和2018年年截至6月30日的6个月里,公司净亏损分别为25.733亿人民币、50.212亿人民币和33.255亿人民币,加起来已经达到了109亿人民币。

而2019年3月6日发布的2018财年第四季度(截至2018年12月31日)及2018年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显示:年度净亏损人民币96.390亿元(14.019亿美元),同比增长92.0%。

相比亏损的天文数字,一个更坏的消息是,蔚来首席财务官谢东萤承认,预计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的销量会放缓,也就是说,蔚来ES6的订单并没有达到预期,2018年,蔚来ES6的订单量是7300台,而蔚来ES8的累计订单量累积到了一万辆。

如果ES6的市场表现连ES8都不如,可能会给蔚来的未来带来较大的影响:

ES8并不是一个适合走量的产品,先不说44.8万起步的价格到底能带来多少受众,这款车身超过5米的庞然大物为了配合蔚来的换电模式,只搭配了70KW的电池,导致在定位上出现了严重的问题:尺寸是越野的,续航是上下班和买菜的。

蔚来创始人李斌自己在最新的财报会议上都承认:

ES8 所在的 40 万以上 7 座 SUV 的市场年需求量则不到 10 万。在第一批订单里,“很多本来不是 7 座 SUV 的用户,出于对品牌的热爱可能最终就购买了这辆车,其实不一定有实际的需求。”

说白了,ES8对蔚来的品牌价值大于销售价值,ES8是否实用,是否好卖都未必重要,重要的是能够做到一定量的交付,把蔚来在国产新能源汽车企业里的地位抬上去,给蔚来吸引到持续不断资金,解决蔚来的生存问题,而后续的布局才事关发展和可持续的运营。

但是不巧,蔚来在ES8后续的两个重大布局都被特斯拉“坑”了:

首先是真正承担走量任务的ES6还没开始发力营销,就要面对特斯拉大降价的巨大压力。

李斌自己都说:五座 SUV 的市场是十倍高于七座 SUV 市场的。ES6 所在的 30 万以上 5 座 SUV 的市场年需求量预计为 100 万辆(当然这个市场的竞争也最激烈)。

发布ES6时李斌表示:按照2018年的补贴政策,售价区间为35.8-44.8万元的ES6最终价格可能被拉到19万元。

但ES6要面对两个问题:第一,2019年补贴必然退坡,那么补贴退坡后ES6还有没有竞争力?李斌没正面回答这个问题;第二,特斯拉搞了个突然袭击,在三月初突然来了个全系车大降价,最高降幅达到34万,搞得部分车主拉着横幅维权。

其中,Model 3调整后的售价区间为40.7万至51.6万元,国产化进程也在加快,特斯拉宣布将在2020年第二季度之前实现年产50万辆Model 3,续航400公里的基础版Model 3届时可能不到30万。

由于威马、小鹏这些造车新势力的产品价格区间都相对低一档次,ES6等于是撞到了特斯拉降价的枪口上,至于如何应对,蔚来也没给出令人信服的回答。

其次,特斯拉国产化对应的是,蔚来的建厂计划没了。

靠ES8打响品牌,然后用ES6走量,同时依靠积累的资本建厂,夯实基础(也算给资本一个盼头),这大体是蔚来的计划,本来,蔚来也计划投资166.6亿在上海嘉定建厂,但政策的变化让蔚来只能等特斯拉产能成熟后再“排队”了,所以蔚来无奈之下取消了建厂计划,仍然转回和江淮合作代工。

汽车代工也不算是一个新鲜话题了,和手机业不一样,汽车行业目前还是以自建工厂为主流,毕竟整个产业链条太复杂,代工不容易品控。蔚来和江淮的合作伊始,外界对江淮汽车就抱有一种不信任的态度,而同时消费者也不认,去年第一批ES8车主提车后曝出,很多车主第一件事儿就是把江淮的标抠掉。

因此,从目前看,蔚来面对的难题不是亏损,而是既定的战略已经完全被打乱了,蔚来的未来到底在哪儿,这是李斌重新推演的。返回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